李白 登金陵鳳凰臺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李白 登金陵鳳凰臺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爲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李白(701-762)
字太白,號青蓮居士,盛唐最傑出詩人,被譽為詩仙,與詩人杜甫合稱「李杜」。

詩作背景
這是登臨弔古之詩,常與崔顥的《黃鶴樓》相比評,這兩首的情韻和格調非常類似。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高適 送李少府貶峽中王少府貶長沙 陳耀南教授主講

高適 送李少府貶峽中王少府貶長沙
嗟君此別意何如,駐馬銜杯問謫居。巫峽啼猿數行淚,衡陽歸雁幾封書。
青楓江上秋帆遠,白帝城邊古木疏。聖代即今多雨露,暫時分手莫躊躇。

高適(704—765)
盛唐著名邊塞詩人。其詩境開濶,既有婉曲含蓄,更能開暢通達。燕歌行是其千古名作。

詩作背景
詩人同時,送別遭貶的李、王二少府往南方之作。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李頎 送魏萬之京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李頎 送魏萬之京
朝聞遊子唱離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鴻雁不堪愁裏聽,雲山況是客中過。
關城樹色催寒近,御苑砧聲向晚多。莫是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

李頎
盛唐大詩人。曾做小官。性格超脫,厭薄世俗。善詩精於七言。

詩作背景
這是一首送晚輩魏萬的詩。兩人是忘年之交,詩人隱居洛陽,魏萬前往長安門。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論語 微子第十八篇第六章 陳耀南教授主講

論語 微子第十八篇第六章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
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子路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
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陳耀南教授著
長沮 (一腳泥的高個子),桀溺 (渾身溼透的大塊頭) 兩個人合作翻土耕田。孔子經過,叫子路問問他們:渡頭在哪裏。長沮 (問子路) 說:「那個駕車的人是誰?」子路說「是孔丘。」「是魯國那個孔丘嗎?」「是啊。」「(他不是很有學問的人嗎?) 那麼,應該知道渡頭在哪裏了!」

子路去問桀溺,桀溺說:「你是誰?」「是仲由。」「是魯國那個孔丘的門徒吧?」「是的。」「(唉,我告訴你:) 洪水滔滔,到處橫流;天下的執政掌權人物,都是一樣貨色,又有誰能改變它呢?而且,與其跟從 (你老師那樣) 逃避壞人的人,為甚麼不跟從 (我們這類) 逃避濁世的人呢?」一面說,一面不停地用泥土覆蓋剛撒下的種子。

子路回來,告訴孔子。孔子悵惘地說:「我們既然不可以和鳥獸共處,不與人相處,又同誰相處呢?如果天下清平,我們不必 (聯同你們一道) 去改革了!」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論語 顏淵第十二篇第五章 陳耀南教授主講

論語 顏淵第十二篇第五章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子夏曰:「商聞之矣: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陳耀南教授著
司馬牛憂愁地說:「他人都有兄弟,單獨我沒有!」子夏安慰他說:「我卜商聽老師說過了:死生,是有命運的;富貴,是天的安排,君子(要盡其在我,就是:)敬虔謹慎,避免過失,待人接物,謙恭有禮,(這樣,不管走到哪裏)四海之內,都可以交到兄弟一般親愛的好朋友。君子何必擔心沒有兄弟呢?」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論語 季氏第十六篇第九章 陳耀南教授主講

論語 季氏第十六篇第九章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

陳耀南教授著
孔子說:「(天才人物)生來就懂,最好;學習然後知道,是第二等人,不主動尋求,要碰到困難才去學,是又次一等;遇到困難還不肯學,這樣的人,就最下等了!」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