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閣夜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閣夜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宵。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野哭幾家聞戰伐,夷歌數處起漁樵。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

詩作背景
此詩寫歲暮無眠的見聞與感想,從當時現實,而俯仰古今,寄慨深遠。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登高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無依靠,病纏身。獨上夔州白帝城,登高臨眺,所見蕭瑟秋江,感其身世飄零,孤愁悲哀。寫下這首被譽爲七律之冠的《登高》。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秋興八首 其四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秋興八首 其四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
直北關山金鼓震,征西車馬羽書馳。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精心傑作。當時憑依已失,避亂而居夔州。懷秋景之蕭條,憶京都之華麗,憂國家之外患,哀個人之不成,有感而創此詩。
其四: 從長安落墨,寫朝局邊事之多故。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秋興八首 其一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秋興八首 其一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
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精心傑作。當時憑依已失,避亂而居夔州。懷秋景之蕭條,憶京都之華麗,憂國家之外患,哀個人之不成,有感而創此詩。
其一: 由夔州秋景,逗出懷鄉戀闕之思。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秋興八首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秋興八首
其一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
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其二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華。聽猿實下三聲淚,奉使虛隨八月槎。
畫省香爐違伏枕,山樓粉堞隱悲笳。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

其三
千家山郭靜朝暉,日日江樓坐翠微。信宿漁人還汎汎,清秋燕子故飛飛。
匡衡抗疏功名薄,劉向傳經心事違。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裘馬自輕肥。

其四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
直北關山金鼓震,征西車馬羽書馳。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其五
蓬萊宮闕對南山,承露金莖霄漢間。西望瑤池降王母,東來紫氣滿函關。
雲移雉尾開宮扇,日繞龍鱗識聖顏。一臥滄江驚歲晚,幾回青瑣點朝班。

其六
瞿唐峽口曲江頭,萬里風煙接素秋。花萼夾城通御氣,芙蓉小苑入邊愁。
珠簾繡柱圍黃鵠,錦纜牙檣起白鷗。回首可憐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

其七
昆明池水漢時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織女機絲虛夜月,石鯨鱗甲動秋風。
波漂菰米沈雲黑,露冷蓮房墜粉紅。關塞極天唯鳥道,江湖滿地一漁翁。

其八
昆吾御宿自逶迤,紫閣峰陰入渼陂。香稻啄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
佳人拾翠春相問,仙侶同舟晚更移。綵筆昔曾干氣象,白頭吟望苦低垂。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精心傑作。當時憑依已失,避亂而居夔州。懷秋景之蕭條,憶京都之華麗,憂國家之外患,哀個人之不成,有感而創此詩。
其一: 由夔州秋景,逗出懷鄉戀闕之思。
其二: 由夔州晚景,寫出思歸傷逝之情。
其三: 由夔州朝景,詠出事與願違衷曲。
其四: 從長安落墨,寫朝局邊事之多故。
其五: 從所思發端,追憶當年意氣之盛。
其六: 思曲江為主,而感懷長安之今昔。
其七: 昆明池為主,而感慨古今之盛衰。
其八: 借渼陂發端,總結今昔盛衰之慨。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結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詩作背景
詩人忽聞叛亂已平,內心無比激動,寫下這罕有喜樂之作。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