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登樓 登高 何叔惠老師吟誦

杜甫 登樓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
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可憐後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甫吟。

詩作背景
杜甫客居成都已五年,當時吐蕃入侵、宦官專權、藩鎮割據、朝廷內外交困、災患重重。

杜甫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無依靠,病纏身。獨上夔州白帝城,登高臨眺,所見蕭瑟秋江,感其身世飄零,孤愁悲哀。寫下《登高》被譽爲七律之冠。

杜甫(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何叔惠(1919-2012)
號薇盦,廣東順德人。著名詩人及書法家。創設鳳山藝文院,著有薇盦存稿。

私塾調之吟誦
通過私塾或家教,代代相傳之吟誦,有三千多年歷史。雖無固定之音階,但像唱歌地誦讀。

杜甫 閣夜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閣夜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宵。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
野哭幾家聞戰伐,夷歌數處起漁樵。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

詩作背景
此詩寫歲暮無眠的見聞與感想,從當時現實,而俯仰古今,寄慨深遠。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喜達行在所其一 秋興其一 葉嘉瑩教授吟誦 (普通話)


杜甫 喜達行在所三首 其一
西憶岐陽信,無人遂卻回。眼穿當落日,心死著寒灰。
霧樹行相引,連山望忽開。所親驚老瘦,辛苦賊中來。

杜甫 秋興八首 其一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
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
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
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杜甫(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 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葉嘉瑩教授
南開大學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

私塾調之吟誦
通過私塾或家教,代代相傳之吟誦,有三千多年歷史。雖無固定之音階,但像唱歌地誦讀。

杜甫 登高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無依靠,病纏身。獨上夔州白帝城,登高臨眺,所見蕭瑟秋江,感其身世飄零,孤愁悲哀。寫下這首被譽爲七律之冠的《登高》。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秋興八首 其四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秋興八首 其四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
直北關山金鼓震,征西車馬羽書馳。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精心傑作。當時憑依已失,避亂而居夔州。懷秋景之蕭條,憶京都之華麗,憂國家之外患,哀個人之不成,有感而創此詩。
其四: 從長安落墨,寫朝局邊事之多故。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秋興八首 其一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秋興八首 其一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
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詩作背景
杜甫晚年精心傑作。當時憑依已失,避亂而居夔州。懷秋景之蕭條,憶京都之華麗,憂國家之外患,哀個人之不成,有感而創此詩。
其一: 由夔州秋景,逗出懷鄉戀闕之思。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