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詠懷古蹟五首其三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詠懷古蹟五首 其三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塚向黃昏。
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詩作背景
詩人哀昭君之遠適異國,即悲己之飄泊異鄉。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詠懷古蹟五首其二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詠懷古蹟五首 其二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
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臺豈夢思? 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詩作背景
詩人憑弔楚國名辭賦家宋玉,慨感其懷才不遇,悲其為人曲解。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杜甫 詠懷古蹟五首其一 陳耀南教授主講

杜甫 詠懷古蹟五首 其一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
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庾信生平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詩作背景
此詩寫詩人流離失所,漂泊西南,國事家事紛亂,借憑弔庾信感懷身世。

杜甫 (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柳永 八聲甘州 方鏡熹老師主講

柳永 八聲甘州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歎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眸。

柳永,北宋詞人。 字耆卿,原名三變,字景莊,崇安(今福建武夷山市)人。宋仁宗年間進士, 官至屯田員外郎。排行第七,世稱柳七或柳屯田。為人放蕩不羈,終身潦倒。其詞多描繪城市風光和歌妓生活,尤長於抒寫羈旅行役之情,其中慢詞獨多,鋪敘刻畫,情景交融,語言通俗,音律諧婉,在當時流傳極其廣泛,有「凡有井水飲處,皆能歌柳詞」之說,為婉約派代表人物。

八聲甘州,詞牌名。 全詞共八韻,所以叫“八聲”。 詞分上下兩曲,上曲寫景,下曲抒情。

「俚不傷雅,雅不嫌俗。」

明 馮夢龍《喻世明言•眾名姬春風吊柳七》

溫庭筠《夢江南》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州。

方鏡熹老師評:「俚不傷雅 柳耆卿

 

淺談對聯 方鏡熹老師主講

對聯
作對聯,說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這是錯誤的見解。
因為漢字只有實字、虛字、半實字、半虛字、和至虛字等。
中國對聯除了齊整之美,聞一多說還有建築之美。

李白 送友人 方鏡熹老師主講

李白 送友人
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 此地一爲別,孤蓬萬里征。
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 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一首情意深長的送別詩。

李白(701-762)
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代著名詩人,被譽為詩仙,與詩人杜甫合稱「李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