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忠恕 臨王維輞川圖 繪畫

郭忠恕
字恕先,卒於公元九七七年。北宋著名畫家,宋代名畫評,評其界畫為「神品」。

欣賞
此界畫長卷,串連輞川集廿景,再加輞口莊,共廿一景。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評語: 此幅以長卷形式,串連〈輞川集〉裡提到的各景,再加上「輞口莊」,共廿一景。多採圏圍式空間的構圖,與人樸拙古雅之感。就然自其用筆而觀,或為明清人所為。(宋 郭忠恕「臨王維輞川圖」 繪畫,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王維 輞川集
《孟城坳》 新家孟城口,古木餘衰柳。來者復為誰,空悲昔人有。
《華子岡》 飛鳥去不窮,連山復秋色。上下華子岡,惆悵情何極。
《文杏館》 文杏裁為梁,香茅結為宇。不知棟裡雲,去作人間雨。
《斤竹嶺》 檀欒映空曲,青翠漾漣漪。暗入商山路,樵人不可知。
《鹿柴》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木蘭柴》 秋山斂餘照,飛鳥逐前侶。彩翠時分明,夕嵐無處所。
《茱萸沜》 結實紅且綠,復如花更開。山中儻留客,置此芙蓉杯。
《宮槐陌》 仄徑蔭宮槐,幽陰多綠苔。應門但迎掃,畏有山僧來。
《臨湖亭》 輕舸迎上客,悠悠湖上來。當軒對尊酒,四面芙蓉開。
《南垞》 輕舟南垞去,北垞淼難即。隔浦望人家,遙遙不相識。

《欹湖》 吹簫凌極浦,日暮送夫君。湖上一回首,青山卷白雲。
《柳浪》 分行接綺樹,倒影入清漪。不學御溝上,春風傷別離。
《欒家瀨》 颯颯秋雨中,淺淺石溜瀉。跳波自相濺,白鷺驚復下。
《金屑泉》 日飲金屑泉,少當千餘歲。翠鳳翊文螭,羽節朝玉帝。
《白石灘》 清淺白石灘,綠蒲向堪把。家住水東西,浣紗明月下。
《北垞》 北垞湖水北,雜樹映朱欄。逶迤南川水,明滅青林端。
《竹里館》 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辛夷塢》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漆園》 古人非傲吏,自闕經世務。偶寄一微官,婆娑數株樹。
《椒園》 桂尊迎帝子,杜若贈佳人。椒漿奠瑤席,欲下雲中君。

仇英 潯陽送別 繪畫

仇英(約1494-1552)
字實父,號十洲,著名明代畫家。擅寫人物、山水等,尤長仕女圖,擅長界畫。與畫家沈周、文徵明、唐寅合稱吳門四家。

欣賞
此界畫長卷,如觀戲劇。以白居易為主角,依琵琶行內容,一幕一幕在畫面出現,述江頭送客遇倡女有感。

白居易 琵琶行
第一段 江頭送客聞琵琶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闇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明 仇英《潯陽送別》
Nelson-Atkins 藝術博物館藏

蘇軾 歸去來辭 書法

蘇軾(1036 ─ 1101)
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北宋大文學家,精於詩詞賦散文,善書法和繪畫。與父洵、弟轍世稱三蘇,名列唐宋八大家。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代四大書家。其書法肉豐而骨勁,筆圓而韻勝,藏大巧於古拙。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評語: 此卷文字意態豐腴,結體穩密,縱筆重,橫筆輕,撇戈筆劃,左伸而右縮,為蘇字特色,然章法整齊,筆力不足,疑為後世倣作。(宋 蘇軾 歸去來辭 書法,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陶淵明 歸去來辭 並序
歸去來兮辭。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缾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親故多勸余為長吏。脫然有懷。求之靡塗。會有四方之事。諸侯以惠愛為德。家叔以予貧苦。遂見用為小邑。予時風波未靜。心憚遠役。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歸歟之情。何則。質性自然。非矯勵所得。飢凍雖切。違已交病。常從人事。皆口腹自役。於是悵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猶望一稔。當歛裳霄。逝尋程氏。妹喪于武昌。情在駿奔。自免去職。仲秋至冬。在官八十餘日。因事順心。命篇曰歸去來兮。乙巳歲十一月也。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爲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

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遊。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丘。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爲遑遑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

仇英 淵明歸去來辭 繪畫

仇英(約1494-1552)
字實父,號十洲,著名明代畫家。擅寫人物、山水等,尤長仕女圖,擅長界畫。與畫家沈周、文徵明、唐寅合稱吳門四家。

欣賞
此界畫長卷,如觀戲劇,以陶淵明為主角,依文中內容,一幕幕在畫面出現,述其歸隱田園生活。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評語: 長卷的欣賞,自前至後,如觀戲劇,一幕一幕,領略情節的順序發展。「歸去來辭」,依文中內容,宜於用長卷的形式來表達。以陶淵明為主角,一次一次的重覆出現在畫面上,敍述陶氏的田園生涯。本卷青綠設色,艷麗奪目,惟無仇英之精美清雅。(明 仇英 淵明歸去來辭 繪畫,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陶淵明 歸去來辭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爲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

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遊。世與我而相違,復駕言兮焉求?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丘。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爲遑遑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

詩情畫意的醉楓園 Jeffrey’s Garden

園主黄修志
花十年收集古宅,精心修繕,重建於蘇州古鎮同里,名為醉楓園。

Jeffrey Wong spent over 10 years purchasing several hundred old buildings around Shanghai in order to preserve their heritage value. These buildings shown in this video have been restored at his garden compound in Tong Li, near Shanghai.

陳耀南教授題
修得園林賞醉楓
柴扉半掩待佳朋
九曲迴欄出院隅
高啄簷牙欲奮飛
小宅一隅
驀然回首小狻猊
小院小橋伴小溪
短巷當年記舊盟
心湖倒影亦如斯
小樓閣裏憶娉婷
望衡對宇
叠戶重門
夕照朝暉柱影斜
複道行空不霽何虹
屋簷低處賞青天
偶憩閒聊醉楓園
長廊倒影
葉去枝存映朗空
名樹相偕護小亭
喜得結廬樹卉邊
入勝引人小石橋
推窗宜見故人來

黃修志的醉楓園 (航拍) Jeffrey’s Garden

黃修志花十年收集古宅,精心修繕,重建於蘇州古鎮同里,名為醉楓園。醉楓園佔地三十八畝,共四個合院,建築面積為三千三百平方公米。其建築為江南風格,木構青磚,粉牆黛瓦。

這園林不對外開放。看此視頻,能夠觀賞園主多年的心血。

黃修志對文物保護的貢獻,因而榮獲2011年泊客中國獎。在其獲獎的感言中,他說:「我對中國古建築,有百份之喜愛,千份之執著,還有萬份之痴迷。」

Jeffrey Wong spent 10 years in collecting historical buildings. He carefully disassembled and meticulously reconstructed these buildings in his garden compound located in Tongli. Jeffrey’s garden compound of 25,000 square meters (6 acres) consists of 4 groups of buildings with 3,300 square meters (35,000 square feet) of floor area. All buildings are in Jiangnan style with black tile roofs, white plaster walls, and central patios.

Jeffrey’s garden is not open to the public, but you can see it in this video.

Jeffrey Wong was an award recipient in the 2011 “China Right Here” Award for his contribution to the preservation of Chinese cultural heritage. In his acceptance speech, he said 「I am in love with, committed to, and crazy about Chinese archite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