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微子第十八篇第六章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
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子路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
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陳耀南教授著
長沮 (一腳泥的高個子),桀溺 (渾身溼透的大塊頭) 兩個人合作翻土耕田。孔子經過,叫子路問問他們:渡頭在哪裏。長沮 (問子路) 說:「那個駕車的人是誰?」子路說「是孔丘。」「是魯國那個孔丘嗎?」「是啊。」「(他不是很有學問的人嗎?) 那麼,應該知道渡頭在哪裏了!」

子路去問桀溺,桀溺說:「你是誰?」「是仲由。」「是魯國那個孔丘的門徒吧?」「是的。」「(唉,我告訴你:) 洪水滔滔,到處橫流;天下的執政掌權人物,都是一樣貨色,又有誰能改變它呢?而且,與其跟從 (你老師那樣) 逃避壞人的人,為甚麼不跟從 (我們這類) 逃避濁世的人呢?」一面說,一面不停地用泥土覆蓋剛撒下的種子。

子路回來,告訴孔子。孔子悵惘地說:「我們既然不可以和鳥獸共處,不與人相處,又同誰相處呢?如果天下清平,我們不必 (聯同你們一道) 去改革了!」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