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吟誦和朗誦分類

李白 春夜宴桃李園序 陳魯慎教授朗誦

陳魯慎

李白 春夜宴桃李園序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游,良有以也。況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會桃李之芳園,序天倫之樂事。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幽賞未已,高談轉清。開瓊筵以坐花,飛羽觴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李白(701-762)
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代著名詩人。詩風雄奇豪放 ,想像豐富,語言流轉自然 ,音律多變。

詩作背景
本篇記敘夜宴桃花園,飲酒賦詩,暢敘天倫之樂。感人生短暫,應及時行樂。

陳魯慎(1912-2015)
廣州國民大學、香港廣大書院、聯合學院、能仁書院、珠海大學、德明書院等擔任中文系教授達卅年。

杜甫 秋興八首 陳魯慎教授朗誦

陳魯慎

杜甫(712-770)
字子美,號少陵野老。與李白齊名,世稱為詩聖。其詩悲天憫人,憂國憂民。梁啟超評: 少陵只為蒼生苦,贏得乾坤不盡愁。

詩作背景
秋興者,因秋而生之感興。杜甫晚年精心傑作。當時憑依已失,避亂而居夔州。懷秋景之蕭條,憶京都之華麗,憂國家之外患,哀個人之不成,有感而創此詩。

其一: 由夔州秋景,逗出懷鄉戀闕之思。
其二: 由夔州晚景,寫出思歸傷逝之情。
其三: 由夔州朝景,詠出事與願違衷曲。
其四: 從長安落墨,寫朝局邊事之多故。
其五: 從所思發端,追憶當年意氣之盛。
其六: 思曲江為主,而感懷長安之今昔。
其七: 昆明池為主,而感慨古今之盛衰。
其八: 借渼陂發端,總結今昔盛衰之慨。

杜甫 秋興八首 之一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
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杜甫 秋興八首 之二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南斗望京華。聽猿實下三聲淚,奉使虛隨八月槎。
畫省香爐違伏枕,山城粉堞隱悲笳。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

杜甫 秋興八首 之三
千家山郭靜朝暉,日日江樓坐翠微。信宿漁人還泛泛,清秋燕子故飛飛。
匡衡抗疏功名薄,劉向傳經心事違。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裘馬自輕肥。

杜甫 秋興八首 之四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
直北關山金鼓震,征西車馬羽書遲。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杜甫 秋興八首 之五
蓬萊宮闕對南山,承露金莖霄漢間。西望瑤池降王母,東來紫氣滿函關。
雲移雉尾開宮扇,日繞龍鱗識聖顏。一臥滄江驚歲晚,幾回青瑣點朝班。

杜甫 秋興八首 之六
瞿唐峽口曲江頭,萬里風烟接素秋。花萼夾城通御氣,芙蓉小苑入邊愁。
珠簾繡柱圍黃鵠,錦纜牙檣起白鷗。回首可憐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

杜甫 秋興八首 之七
昆明池水漢時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織女機絲虛夜月,石鯨鱗甲動秋風。
波漂菰米沈雲黑,露冷蓮房墜粉紅。關塞極天唯鳥道,江湖滿地一漁翁。

杜甫 秋興八首 之八
昆吾御宿自逶迤,紫閣峰陰入渼陂。香稻啄餘鸚鵡粒,碧梧栖老鳳凰枝。
佳人拾翠春相問,仙侶同舟晚更移。彩筆昔曾干氣象,白頭吟望苦低垂。

陳魯慎(1912-2015)
廣州國民大學、香港廣大書院、聯合學院、能仁書院、珠海大學、德明書院等擔任中文系教授達卅年。

白居易 長恨歌 陳耀南教授吟誦

陳耀南教授 2

白居易 (772-846)
字樂天,唐代名詩人,擅寫長詩。其作品平易近人,老嫗能解。

長恨歌 白居易 共四段:
第一段    相愛之樂
漢皇重色思傾國 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 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 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 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 始是新承恩澤時
雲鬢花顏金步搖 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 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閒暇 春從春遊夜專夜 後宮佳麗三千人 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 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 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 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雲 仙樂風飄處處聞

第二段    分離之痛
緩歌謾舞凝絲竹 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 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 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 西出都門百餘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 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 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 回看血淚相和流

第三段    長憶之苦
黃埃散漫風蕭索 雲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 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 聖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 夜雨聞鈴腸斷聲

天旋地轉迴龍馭 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 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霑衣 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 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 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 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 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子弟白髮新 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 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 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 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 魂魄不曾來入夢

第四段    重逢之夢
臨邛道士鴻都客 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 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 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 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 山在虛無縹緲間 樓閣玲瓏五雲起 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 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 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 九華帳裏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 珠箔銀屏迤邐開
雲髻半偏新睡覺 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飄舉 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 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 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裏恩愛絕 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 不見長安見塵霧
唯將舊物表深情 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 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 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 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 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願作比翼鳥 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 此恨綿綿無盡期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

李煜 虞美人 相見歡 浪淘沙 方鏡熹老師吟誦

方鏡熹老師

李煜 虞美人
春花秋葉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李煜 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燕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李煜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裏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 獨自莫憑闌,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簡介
李煜(937-978)
字重光,為南唐後主,能詞,初詞風綺麗,語言明淨,情感率真,今所吟誦此三闋詞,乃後主亡國後作,故此傷懷故國,而直抒胸臆,肝腸斷絕,哀婉感人,一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矣。

 

 

顧貞觀 金縷曲 其二 董就雄教授吟誦

董就雄 200

顧貞觀 金縷曲 其二
寄吳漢槎寧古塔,以詞代書,丙辰冬寓京師千佛寺冰雪中作。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宿昔齊名非忝竊,試看杜陵消瘦,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千萬恨,為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

詞作背景
通篇如話家常,真摯感人,表達了對朋友遠謫的深切同情和慰藉。

顧貞觀(1637-1714)
字遠平、號梁汾,清代詞人。詞風質樸自然,極情之至。

董就雄
香港珠海學院中國文學學系副教授

 

白居易 琵琶行 陳耀南教授吟誦

陳耀南教授 2

白居易 (772-846)
字樂天,唐代名詩人,擅寫長詩。其作品平易近人,老嫗能解。

琵琶行 白居易 共四段:
第一段 江頭送客聞琵琶  潯陽江頭夜送客 … 猶抱琵琶半遮面
第二段 琵琶藝術極精工  轉軸撥絃三兩聲 …惟見江心秋月白
第三段 琵琶女說傷心事  沈吟放撥插絃中 … 夢啼妝淚紅闌干
第四段 遷謫自悲起共鳴  我聞琵琶已歎息 … 江州司馬青衫濕

原序:「元和十年,余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船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憔悴,轉徙於江湖間,余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二言,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闇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生平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灘。
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漸歇。別有幽愁闇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鎗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惟見江心秋月白。沈吟放撥插絃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常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我聞琵琶已歎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晰難為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絃絃轉急。
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陳耀南教授
香港大學榮休教授,台灣教育部審定正教授,南洲國學社。